詹姆斯有没有后悔决定

  八月下旬,天干物燥。

  “欧弟这个小混蛋,依旧没与寡人达成和解,里奇爱卿,有什么办法报复他一下?”阿King皱着眉头,对着里奇-保罗嘟囔道。

  作为阿King多年的跟班,里奇自然最通圣意,赶紧接茬。“欧弟如今翅膀已硬,想要报复,并不容易。不过,微臣有这个。”说罢,掏出两粒药丸。

  “啥,你要寡人嗑药丸?”阿King诧异。

  “你一粒,我一粒。这可不是一般的药丸,而是雷教主精心打造的药丸,历经七七四十九天熬制而成。目前还是试验品,暂时命名为,盗梦药丸吧。”

  “教主的主营业务不是暖手宝的吗?寡人试过,揣在手里可烫了,大冬天非常管用,还附带电话功能呢,现在都出到第六代了,据说在三哥家非常畅销。”阿King搓着手,摆出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。

  “教主现在啥都做,试试吧。”里奇把药丸塞给阿King。“记住,虽然大方向不可逆,但小趋势还是可以的,要先下手为强,趁那小混蛋翅膀还没硬时,先……”

  里奇做了一个咔嚓抹脖子的动作,表情决绝。

 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阿King一仰头,把药丸给磕了;里奇-保罗也一仰头,把药丸磕了。

  很快,就迷迷糊糊了。

一睁眼,居然看到了一板道长的面孔。

  “我去,道长,怎么是你?”阿King诧异。

  “道长是谁?我是龙王啊。”道长一脸惊讶,仿佛在看外星人似的。“阿King你是不是睡糊涂了?”

  “是啊,这小子睡得迷迷糊糊,还一直在说梦话,什么欧弟你个杀千刀的小混蛋。欧弟是谁啊?他欠了你很多钱吗?”韦德也走了过来,面带笑容。

  安达,道长,怎么会是他们?“今儿是啥日子?几月几号?”

  “2010年8月21日啊,你究竟怎么啦?要不要去医院看看。”道长和韦德都有些莫名其妙,进而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  “靠!”阿King心中忍不住暗骂。“原来里奇那小子,递上的那粒药丸让寡人穿越到了7年前。还保留了原先的所有记忆,教主威武,真心黑科技啊。”

  “弟兄们,今年的任务是磨合,咱明年再争冠!”阿King喜滋滋的搓着手,说道。

  “为啥不是今年就夺冠?我们361组合的实力很强哎。”道长在一旁插嘴。

  阿King微笑的看着道长,摆出一副很禅的表情。

  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\

  黑 科技归黑科技,但历史的大方向是不可逆的。第一个赛季,不出所料,老司机单核带队夺冠。新闻发布会上,韦德掩面自责,将过错揽到自己的身上。阿King则 神情自若,无比淡定。毕竟作为过来人,他很清楚历史的走向。折戟2011,扬威2012。尽管先被老司机吊打,但紧跟着的总决赛上,阿King终于带队夺 冠。失落的晓武、大韦少与大湿,与兴奋的热火阵营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道长嗷嗷叫着,刷足了存在感。阿King则静静地站在一旁,面带浅笑。

  “兄弟。”韦德走了过来,拍了拍阿King的肩膀。“是不是兴奋到都不会说话,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啦?”

  此时阿King才回过神来。“啊,对,是啊,是啊。”

  “我们还会有更多冠军的,只要兄弟齐心。”韦德用力握了握阿King的肩膀,面带坚定的说道。

  “会的,会的。”

  “晚上记得把天赋带到夜店哈,咱不High不归。”韦德笑意岑岑,走开了。

  又 过一年,热火总决赛完成翻盘,总比分4-3击倒马刺。不过从进程来看,倒与原先的历史略有不同。生死第六战,当阿King将锅丢给道长时,道长毫不犹豫的 把锅丢了回来。正当阿King抓耳挠腮,不知所措时,韦德一把将球权拿了过去,突袭直冲篮下,打成2+1,追平比分,把比赛拖入加时。加时战而胜之后,热 火一鼓作气,抢七再擒马刺。

  “嘿,果然大方向一样,小趋势略有不同。”阿King心中暗忖,随后,一抬头,瞧见了表情失落的邓肯。

  “老石,这回未来总是寡人的吧。”

  “哎,阿麦真的是天煞孤星哎。”邓肯唏嘘。“这种逆风局都能给你翻回来,真是詹天佑啊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阿King面露得色。“晚上准备登U2B喊个麦,到时你就知道啥才是真正的嘻哈艺术啦,老铁到时记得刷个火箭啊。”

  邓肯还愣神呢,村夫一脸阴郁的走了过来。“明年,我们还会再回来的,走。”

  “明年?”这回轮到阿King断片了。“我去,明年是2014啊!”

  2014,阿King清楚的记得,到时会发生什么。总决赛首战还未开打前,阿King一口气买了50台空调,找了50安装个小弟,和个加强排似的,浩浩荡荡开赴客场。

  “什么大方向没法改变,寡人今儿就要逆天改命,重写历史!”

  “兄弟,什么情况?”韦德诧异,你搞家装了?

  “呵呵。”阿King望着自己的安达,似笑非笑。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  韦德一脸狐疑,没心没肺的道长正在一旁酣睡。到了At&T中心球馆,果然出状况了。

  “呵呵,今儿空调坏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村夫似笑非笑的看着阿King。

  “呵呵,寡人早猜到会有状况,你瞧。”阿King得意洋洋的指了指身后的加强排。

  “呵呵,你能在球馆内找到电源,就算老夫输。”村夫继续微笑。

  “呵呵,寡人早就猜到了,柴油发电机都给准备好了。”阿King更得意了。

  “呵呵,你没瞧见球馆外的安检吗?你要能把柴油带进球馆,就算老夫输。”村夫笑的更欢畅了,好似刚开了一瓶82的拉菲。

  阿King一阵急火攻心,身体开始抖动起来,毫无疑问,这是痉挛的前兆。

  “阿玛!”

  “喳。”

  “过来给老夫扇扇,这没空调,太热了。”

\

  “喳。”

  好似一道催命符,阿King一阵眩晕,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道长见状不妙,蹬蹬蹬跑了过来,随后大叫起来。

  “不好了,阿King抽筋了!”

  三连冠之梦破灭,理想中的王朝就此崩塌。赛季总结会上,阿King心不在焉。虽然他想改变一下大趋势,可还是斗不过奸诈的村夫。当然了,无论夺不夺冠,阿King都已经与里奇-保罗商量好了,回骑士,返家乡,我詹天佑又回来啦!

  然后,趁着欧弟翅膀还没硬时,好好收拾他,这也是磕了那粒药丸的目的所在。

  “一切责任在我。”正心不在焉时,突然耳畔传来韦德的声音。“我对不起我的兄弟,他是如此渴望能拿到三连冠,但我那膝盖……如果当兄弟的能再给力点儿,或许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第一场比赛不是空调坏了吗?”台下有记者问道。

  “是,可后几场空调并没坏,所以,输球的责任在我。我兄弟真的已经尽力了,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。”

  “今年夏天,我打算好好修复一下自己的膝盖,明年,兄弟一起再来过。”

  韦德的表情,坚毅的就像一座冰山那样。阿King的面孔抽动了一下,仿佛用了很大力气,才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平静。这个细节,并没有人注意到。

“阿King,按计划,咱应该摊牌了。”2014年7月1日眨眼便到,里奇-保罗在阿King的身后喋喋不休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咱先和韦德说,一起跳出合同,然后嘛……成大事者,别拘小节。”里奇-保罗继续建议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信我找枪手也写好啦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不知不觉,来到了球馆,套着黑背心的韦德,正在健身房里挥汗苦练。阿King望着自己的安达,想说话,可嗓子却像被堵住似的。

  “安达,我,我……”

\

  “兄弟你来啦,这回你放心,今年夏天做哥哥的好好把膝盖给调理调理,保证下赛季没问题,下赛季,咱兄弟继续打天下,把欠咱的都给要回来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眼看阿King吞吞吐吐,一旁的里奇-保罗急了,“韦德,我们打算……”

  “我是这么打算的,安达,咱们一起跳出合同。”阿King立即打断了里奇-保罗。“然后,再一起签一份五年合同,好兄弟,一辈子。”

  “阿King!”里奇-保罗尖叫起来。“你是不是疯了,你忘了我们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”阿King发出了更大的分贝数,压过了里奇-保罗的声音。“朕TM不想勾心斗角了,朕TM受够尔虞我诈了,朕也不想报复谁了。朕TM现在就想和我兄弟一起打球,不管结果咋样,朕就想和我的兄弟在一起,行吗?”

  里奇-保罗默然,韦德一脸惊讶,而此时的阿King,哭的就像个傻瓜。

本文链接:詹姆斯的盗梦之旅 穿越回年携手韦德干欧文-

您可能也会喜欢

友情链接:

大悲咒经文 观音心经 佛经